8/9/17

病患

男孩無可奈何的坐在椅子上望著我
我也無可奈何的望著他。
到底誰才是醫生啊⋯⋯

異者言

這裡是久未露面的赤。

我想寫個系列 這個想法在屠戀時就有了。
屠戀只是一個開頭 雖然屠戀的本質跟現在所想的有些不一樣
但我想寫出自己 或是同夥們 異端邪說一般的故事。
用著這些文字 來讓所有人自省
審判的是誰?狩獵的是誰?
真正異常的 是誰?

有看過分裂這部電影嗎?
它完整陳述了我推斷的可能性 雖然沒有它所演的那麼誇張。
而裡面醫生有關人格分裂的演說很有意思
那近乎是我分析過的例子中所認為最合理的解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有過的經歷讓我自己完完全全的認知到
常識對我來說只是增加自我矛盾的框架
異類中我依然還是個很詭異的個體。
因為我可以感同身受著異常的痛苦 卻也能理解正常的畏懼或排斥。
所以即便不喜歡 我也稱呼自己是異類
因為我有時候也恐懼著自己。
不過這些也是在我受過排擠後所能接收到的資訊了
或許沒經歷過那些 我會有正常的機會吧?

總歸一句 這些會是我 或是異類朋友們的經歷 改編的日常。
名為 異端審問 的黑色文字。

8/8/17

論開放

其實是因為手機排版我拉不下去
所以文字太多的時候我只能分上下部(爆
這篇我想應該來講講自己為何不想要開放式關係的原因
是的 總結來說
我還是不認同開放式關係。

先打預防針。
我是個很脆弱的主 也不是什麼有公信力的人
以下一切言論均為我個人自私自利的評估報告(欸

前情:論開放

久未謀面。
為工作繁重及與伴侶的關係所苦惱著
故許久未書寫文字。
感覺已經變成要發生了事情才會有所謹惕 有所檢討
才會至此整理資訊
我也是懶散了啊。
廢話不多說 尚且聽我訴說經過吧。

12/13/16

掌握

主想要控制妳的所有。
妳不可以受傷不可以生病 因為那些都只允許由我賜予。
不管是傷痕還是病毒 甚至是快樂難過的任何原因
我只允許理由是我。

給我乖乖趴在床上等主人的責罰或是疼愛 小奴隸。

11/19/16

無主

為什麼要換對象?
因為有權力要更好的
因為無法滿足對方的要求
因為知道自己不是最好的選擇
因為尊重對方有更理想的選擇

不是因為主 就可以控制一切
不是因為奴 就必須聽從一切

就算是主奴 也沒有誰是誰的主宰
除了自己。

沒有人可以逼你放棄思考。

10/21/16

占者云

這次來說說我的副手技能(?)
首次接觸到那個神奇的東西 是在高中。